欢迎访问苏州工业园区主善中西医诊所!
热门搜索:

苏州健康检测,苏州中医理疗,苏州正骨推拿

咨询热线18014005888

  • 苏州中医理疗
中医十八反十九畏歌诀解析与详细解释
发布时间:2022-03-07

  目前医药界共同认可的配伍禁忌主要是“十八反”和“十九畏”。下面小编为你详细解释。


  十八反歌诀


  《神农本草经·序例》指出:“勿用相恶、相反者。”相恶配伍可使药物的某些方面的功效减弱,而“相反为害,甚于相恶”,可能危害患者的健康,甚至危及生命。目前医药界共同认可的配伍禁忌主要是“十八反”和“十九畏”。


  本草明言十八反,半蒌贝蔹及攻乌。


  藻戟遂芫俱战草,诸参辛芍叛藜芦。


  即半夏、瓜蒌(包括瓜蒌皮、瓜蒌仁、天花粉)、贝母(包括浙贝母、川贝母)、白蔹、白及反乌头(包括川乌、草乌、附子、天雄、侧子);海藻、大戟、甘遂、芫花反甘草;人参、沙参、丹参、玄参、苦参、细辛、白芍、赤芍反藜芦。


  十九畏歌诀


  硫黄原是火中精,朴硝一见便相争。


  水银莫与砒霜见,狼毒最怕密陀僧。


  巴豆性烈最为上,偏与牵牛不顺情。


  丁香莫与郁金见,牙硝难合京三棱。


  川乌草乌不顺犀,人参最怕五灵脂。


  官桂善能调冷气,若逢石脂便相欺。


  大凡修合看顺逆,炮爁炙煿莫相依。


  即硫黄畏朴硝;水银畏砒霜;狼毒畏密陀僧;巴豆畏牵牛;丁香畏郁金;牙硝畏京三棱;川乌、草乌畏犀角;人参畏五灵脂;官桂畏石脂。


  慎重对待“十八反”“十九畏”


  “十八反”歌诀最早见于金代张从正所著《儒门事亲》一书,元代李东垣《珍珠囊补遗药性赋》中也收载:“本草明言十八反,半蒌贝蔹芨攻乌,藻戟遂芫具战草,诸参辛芍叛藜芦。”就是:乌头反半夏、瓜蒌、贝母、白蔹、白芨;甘草反海藻、大戟、甘遂、芫花;藜芦反人参、丹参、玄参、沙参、细辛、芍药。


  “十九畏”歌诀,最早见于明代刘纯所撰《医经小学》:


  “硫黄原是火中精,朴硝一见便相争;水银莫与砒霜见,狼毒最怕密陀僧;巴豆性烈最为上,偏与牵牛不顺情;丁香莫与郁金见,牙硝难合京三棱;川乌草乌不顺犀,人参最怕五灵脂;官桂喜能调冷气,若逢石脂便相欺;大凡修合看顺逆,炮监炙博莫相依。”就是:硫黄畏朴硝(芒硝、元明粉),水银畏砒霜,狼毒畏密陀僧,巴豆畏牵牛,丁香畏郁金,牙硝(芒硝、元明粉)畏三棱,川乌、草乌(附子)畏犀角(广角),人参畏五灵脂,官桂(肉桂、桂枝)畏赤石脂。


  相反、相畏之说源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在诸药制使篇中,详尽阐述了相关药物的相使、相反、相杀、相畏、相恶等原则。


  五代韩保升修订《蜀本草》时,统计《神农本草经》“载药365种,有单行者71种,相须者12种,相使者90种,相畏者78种,相恶者60种,相反者18种,相杀者36种”。


  《新修本草》载相反药18种。


  《证类本草》载相反药24种。


  历代不少医家对相反、相畏药没有生搬硬套,而是勇于探索,据证联用相反、相畏药辨治疑难重症,多获奇效。


  如张仲景《金匮要略·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》中甘遂与甘草同用攻逐祛饮。《金匮要略》治寒饮腹痛症的赤丸方中乌头与半夏同用,除沉寒痼冷,化饮降逆。


  唐代孙思邈《千金方》中的“大八风散”里乌头与白蔹同用,主治诸缓、风湿痹、脚弱。


  明代陈实功《外科正宗》中“海藻玉壶汤”海藻与甘草同用,相反相激,“激之以溃其坚”,清热消瘿化痰软坚,理气散结。


  清代徐大椿《兰台轨范》中“大活络丹”,乌头与犀角同用,主治中风瘫痪、痿痹、痰厥、阴疽、流注。孟文瑞《春脚集》


  中“十香返魂丹”,丁香与郁金同用,主治痰厥中风、口眼歪斜、牙关紧闭、昏晕欲死。


  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分析:“古方多有用相恶相反者。盖相须相使同用者,帝道也;相畏相杀同用者,王道也;相恶相反同用者,霸道也。有经有权,在用者识悟耳。”


  所以,对于“十八反”、“十九畏”,不能不遵,又不可拘泥。要学习前人用药经验,胆大心细。使用时辨证要准确,用量要适宜,一般应中病即止,不能长期服用。如无充分依据和丰富的临床经验,应避免盲目配合应用。


  十八反十九畏详细解释


  “十八反”是中药的传统药性理论,有些医家视为药物的*配伍禁忌,刘复兴主任在尊重前人经验的同时,又不拘泥于前人之说,临床上常用“海藻配甘草”


  药对治疗甲状腺瘤、硬皮病、囊肿型痤疮等,应用时无明显副作用反而能产生异乎寻常的肯定疗效,体现刘复兴主任“师古不泥古”的学术特点。


  例:患者李某,女,24岁。左面颊木硬伴皮肤萎缩3年,舌质淡红,舌苔薄白,脉沉细,左面颊5cmx2cm条状变硬、紧绷及轻度萎缩,皮肤病理符合“硬皮病”,迭经中、西医治疗效不显。刘复兴主任初诊辨为阳虚血之皮痹,以古方附桂八味丸合海藻15g,甘草9g,贯众3g,水蛭15g,2日1剂。服药10天后皮损变软,木硬感减轻。二诊予上方配合皮外4号方外洗,治疗3周,病几愈。


  刘复兴主任应用海藻配甘草的原则主要有:①辨证属痰瘀互阻者;②海藻与甘草配比在1.5:1以上则无毒副作用;③可按1:1配人方中外用。刘复兴主任指明:河豚喜在藻类(含海藻)上产卵,因此如服食有河豚鱼卵黏附的海藻必中毒无疑。


  另如甘草剂量过大,如30g,曾出现有服药后欲吐及不适感,这可能与甘草的“浊腻太甚”有关。


  “人参最怕五灵脂”作为学中医者耳熟能详的“十九畏”之一,刘复兴主任也敢用于临床。刘复兴主任用之的依据是:①人参甘,平,《本草纲目》载“治男妇一切虚证”,为补虚扶正要药,五灵脂咸,温,能散瘀止痛,为治血滞诸痛要药,两药同用,功善益气祛瘀,不相畏;②临床应用20年,未见不良反应;③古有李中梓,今有姜春华先生,用此药对效果颇佳;④血瘀证的形成大多与气虚、气滞、血寒、外伤有关,日久不愈之瘀证,正气虚弱、无力运血是其关键,用此药对甚为合拍;⑤现代药理研究结果证实人参与五灵脂合用无毒副作用。


  刘复兴主任应用此药对的经验有:①气虚血瘀或气滞血瘀重者方用;②为节省患者费用,可用潞党参30g代人参;③辨证有瘀者可用此药对,但患者若有阳虚须温阳,有阴虚须滋阴,不可单用此药对。


  “丁香莫与郁金见”是传统的“十九畏”之一,不少医家将其作为临床用药的*配伍禁忌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
  刘复兴主任分析此药对时认为:丁香辛,温,走窜之力速,郁金辛、苦,寒,《本草备要》言其“行气解郁,泄血破瘀”,二药配合,能温中行气止痛,可用于气滞胃寒诸痛症。验之于临床多年,未见毒副作用。脾胃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,气血贵乎流通,气机郁滞,日久及血,血流不畅则为瘀血。丁香辛,温,郁金辛、苦,寒,均入脾、胃及肝经,“血得温则行,血寒则凝”,以丁香的辛温走窜佐郁金的辛苦寒制可使气血生化、运行、流通,“通则不痛”,故可治痛症。丁香与郁金无大毒,合用亦无特殊拮抗作用出现。丁香药量以5g为宜,配郁金15g是常用剂量。


  辨证为胃寒气滞证,都可用其止痛。


  刘复兴主任在临床上止胃痛,常用滇重楼30g配郁金15g,主治胃热胃痛。若遇胃寒气滞胃痛者,常用丁香5g配郁金15g治之,效如桴鼓。


  跟师亲见刘复兴主任应用“海藻配甘草”“党参、丹参配五灵脂”“丁香配郁金”,深切体会到刘复兴主任在用药方面做到“师古不泥古,创新不离宗”的学术特点。


  “十八反”“十九畏”是中医界传统的配伍禁忌理论,但从汉代张仲景的甘遂半夏汤中甘遂与甘草同用、赤丸中乌头与半夏同用,到唐代孙思邈的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风缓汤用乌头配半夏、茯苓丸中大戟与甘草同用,金元时期李东垣散肿溃坚汤中海藻配甘草,朱丹溪《脉因证治》莲心散中芫花配甘草,明代陈实功《外科正宗》、清代吴谦《医宗金鉴》海藻玉壶汤中海藻配甘草,近人陈泽霖、颜德馨、朱良春等,均未把“十八反”“十九畏”作为配伍用药的*禁忌,刘复兴主任的用药经验也证明其有不足之处。


  刘复兴主任敢于反“十八反”“十九畏”用药,除对药性纯熟外,非常强调“辨证用药”“有是病,用是药”,如“丁香与郁金”的应用,须辨明确属气滞胃寒引发疼痛者方可用之,否则不用。


经营地区: 苏州